沧海笑文学网| www.mhtsss.com提醒您:喜欢就转发吧,谢谢支持!!
全部栏目: 亲情故事| 情感故事| 鬼故事| 历史故事| 侦探故事| 民间故事| 励志故事| 儿童故事| 爱情故事| 幽默故事| 读者文摘| 美文欣赏| 作文| 笑话| 对联| 童话故事| 野史| 故事大全| 寓言| 民间传说| 剧本| 报告文学| 随笔| 杂文| 诗歌| 散文|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励志故事 > >正文

电商达人当村官不走寻常路

发布时间:2019-01-12 12:00:36     来源:http://www.mhtsss.com ,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北京时间:2019-01-12 12:00:36

河北省涉县岭底村支部书记张双生|记者顾大鹏摄

岭底村45岁的张双生,是河北省涉县第一家电商。尽管这个千年古县现在活跃着电商已有五六家,但其业务总量也刚刚与他平分秋色。张双生熬过了3年的经营亏损期,正当的业务走上轨道可以喘息一下的时候,村里老支书邀请他回村做助手,可是选举结果出来老支书出了局,他却意外的当选为村支部书记。不久前,这个上任不足30天的村官,带着大公报记者走进岭底村薯粉加工厂,爬上海拔近2000米的天空之寨,重走沉睡千年的殷商古道,意外发现一条与众不同的乡村发展路径。 

张双生高考落榜后没有选择复读,他说“家里穷,即便考上大学,也不是家里的福音”。那时父母身体不好,不能走得太远。他选择到周围乡村收羊皮、花椒、核桃,跑40公里到县城交货,贸易半径基本受限于邯郸界内,以至于影响了他生意的上升空间。2008年4月,他与同乡结伴南巡马不停蹄,直到浙江义乌,睡梦中被意外惊醒。 

义乌意外识电商 

张双生与同伴合租一个家庭式旅馆,天还不亮就被院内噪杂的声音吵醒,他隔着门缝往外看,发现院内停着一辆面包车,几个人大包小包地往下搬东西,以为是小偷作乱,就壮着胆子喊:“干什么的?”他发现外边的人并不理睬他,穿好衣服出门详细盘问才得到回话:“电商”。 

张双生对记者说:“电商现在满大街跑,那时候在老家涉县听都没听说过”。张双生在义乌被电商这个新事物所迷,详细打探了一番,下决心回来也做电商。 

张双生从义乌转道邯郸,找到上海申通快递在邯郸的门店却大失所望。“这家店就俩人,一个跑铁路西,一个跑铁路东,一天就几十个件。心想这事不能干,也就收回了加盟电商的想法”。不过张双生并没有死心,2009年又去邯郸打探,张双生说:“还是不行,一个月才几百件”。又过了一年再去看,申通邯郸队伍有十几人,一天有上千件快递,这次他下了决心,做申通快递在涉县的下线。 



涉县岭底村一妇女进山打黑枣回来|记者顾大鹏摄

第一单业务是7个快递,3个送城内,4个送城外天津铁厂,跑了一天,挣了五块六。第二单是电力公司发北京的一快件。邮局要7天费用22元,走申通只要2天费用15元。张双生收下第一单外走的快递,正发愁如何处理。没过1小时,电力公司送件的师傅不放心又回来了,张双生下2包香烟的赌注:“保证3天到”。可是那师傅还是把快递收了回去。第二天一早,那位师傅又来,说:“就赌一回”。 

当选村官是个意外 

张双生开着一辆破面包车,把邮件直接送到邯郸,来回跑了半天,油费100多元。他心中不安,怕中间出问题。第三天,那位师傅又开着车来了,掏出2包香烟说:“抽吧,给你的”。 

入行电商三年,张双生自己接送快递,夫人兼管财务,三年赔进去20多万元。夫妻俩相互鼓励,终于等到了快递业务井喷的春天。现在他又增加了中通快递业务,每天下行的快递近万件,上行的也有七八千件,成为当地的行业老大。 

“刚刚度过最艰难的日子,村里人误以为我有本事发了财”,张双生被老支书邀请回村当个助手。选举结果老支书出了局,张双生却成了村支书。张双生接受了这个意外的选举结果,从老支书手中接过了一个红薯加工厂和一个从雄安新区淘汰出来的包装袋代加工车间,还有一本专家们擘画的《岭底村特色经济发展规划》。 

张双生把这本《规划》交给记者看,然后邀上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一起去看项目落地的现场。《规划》中涉及的空中之寨和殷商古道,张双生也是第一次完整地近距离考察。 

在两天考察过程中,张双生对自己的家乡有了新的理解,在红薯作坊 他对着老支书的面说:“红薯粉不能走超市,大超市进不了,小门店没有人问”。他说要“改走电商”,粉丝形状要“垂如坠雨,弯如盘发”,要“小包装,分一人吃装,两人吃装”,“不斤卖,论两卖”。 

他从记者手中要回那本《规划》,边走边对记者不停地说:“这个《规划》要改一改,要改一改”。 

涉县岭底村代加工企业女工合影|记者顾大鹏摄

人才比资金更缺乏 

普遍的解读,岭底村“因处于凤凰岭下而得名”。很多人不知道,本质上千年古村岭底分三部分:一部分在海拔近2000米的空中,一部分在谷底,一部分是一条穿越3000年连接两处古寨的殷商古道。传说中,这条古道有张姓土豪带兵把持,即维持官家通行安全,又行拦路抢劫,黑白道通吃。张双生想在古道上,重新演绎这出历史剧吸客。 

按专家制定的《规划》,在这条5公里长的殷商古道旁,再修一条高等级的柏油路,一方面实施古道保护,一方面便于游人进出。 

“修新路不是对古道的破坏吗?古道和古屋一样,不用不就自然朽掉了吗?”,张双生问记者,又象是自言自语。 

在爬上天空之寨中途,张双生对记者说:“保留空中石屋群原址的前提下,把《规划》中的新项目下移200米,不是更好吗?”张双生丢不掉手中这本别扭的设计方案:“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就不可能争取到古村落保护的国家专项资金支持”。 

张双生想请专家对古村保护开发方案再进行一次论证,思路一旦定型,他计划举办一次网上项目推介会,用中央农村新政策吸引投资者。不过,他说:“在农村比资金更缺乏的是人才,比人才更重要的是留住人才的国策。恢复高考40多年,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有好几百,然而留在村里的高考落榜生也屈指可数”。

本文地址:http://www.mhtsss.com/lizhigushi/read-7-165851-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联系 :QQ 54319011 站长统计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20 沧海笑文学网版权所有
沧海笑文学网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联系站长。